要保持微笑

Hello.

【Batfamily】夏洛特小姐的巫师身份

今天看了原作《[综英美]进击的霸霸》被女主骂蝙蝠侠无耻那里恶心得不行,更别提作者完全把蝙蝠侠写成了一个不负责任的花花公子(连伪装的布鲁西都不如)还是恋/童/癖,看到评论里骂蝙蝠侠自私无耻,人类的异种,快去死的时候,我真的…………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悲哀,晋江上综英美很多读者都没看过原著,所以他们可能永远都把蝙蝠侠当成那样的人,真的,不止蝙蝠侠,整个batfamily连阿福都没放过都ooc,作者认真认错死不悔改的态度也惊到我了

天然然然然然°:

--女主已经ooc到和原著除了设定相似没有关系了,我希望那边不会来追杀我吧。




--写给不知道前文的看官们:Batfamily,涉及原创角色,ooc,玛丽苏,有漫威角色提及。




--supersons,有漫画情节和原话




--前文






夏洛特小姐的巫师身份


 


 




“嘿,瞧瞧你们,你们俩就像超人和蝙蝠侠生了一对双胞胎。”


 


超级小子掐着小丑的领子把人摁在墙上,攥紧抬起的拳头却迟疑在半空中。


 


“不,呃,我,超人和我只是朋友……”


 


小丑看见男孩慌张掩饰的模样,扯开嘴角正要大笑,就被一脚踹歪了鼻梁。


 


达米安轻车熟路地从腰带里拿出绳索绑好满脸是血的小丑:“你和疯子废话什么。”


 


乔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,用超级速度把另外几个被击倒的劫匪也捆绑好,随后对向还倚靠着墙坐在地上的少女。


“你还好吧?要不要去医院啊。”


 


破碎的骄傲让夏洛特不愿去握超级小子伸过来的援助之手,她扶着墙,颤抖着疼痛的双腿独自站立起来。


“谢谢你。”她冷汗涔涔,还是扯出一个苍白的微笑。


 


“不用谢啦,我应该做的。”乔回以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,“诶,你要干什么呀?”


 


夏洛特从上衣的内袋里拿出一把精致小巧的黑色匕首,攥紧在手心,走向刚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小丑。乔急忙挡在她的面前。


“别担心啦,我们会把他关回阿卡姆的。”


 


“所以这就是布鲁斯·韦恩复仇后的成果?”夏洛特反问道,用刀尖指着乔背后还在笑的精神病,“让疯子横行霸道,枪口指向女人,然后指望着两个孩子来拯救世界?”


 


看见少女此时几乎要被怒火点燃的眼神,乔一时语噎。


 


“至少你还带了武器。这一定让你觉得在哥谭安全多了。”罗宾忙着清点绑匪检查身份,对夏洛特的愤怒没有丝毫在意。


 


“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威胁我远离韦恩!”


 


她曾憧憬她的生父,她母亲所描述的,觉悟将复仇刻在灵魂深处的男人。当她失去母亲,瓦坎达的皇室们就像她曾经失去了自己心爱的犀牛时一样,温柔地告诉失声痛哭的女孩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”,随后毫无作为,任痛苦在风沙里被磨去尖锐的棱角。


 她宁愿抛舍未来也不要遗忘弑母之仇!


 


“因为你承担不起。”


 


罗宾的声线冰冷。“你没有生来被当成武器,也没有五岁就手染鲜血。你的愚昧、弱小、自负会葬送你和一个你想拖下水的家族。”他看见少女的眼里盈上水色。“回到你的安全区,回到那些会宠爱你的人身边,你不适合哥谭——也没有资格谈论复仇。


 


盛怒之下,夏洛特没有任何思考就将匕首刺向小丑,而几乎同时乔截住了刀尖。就像他平常所会做的那样,阻止暴行,伸张正义……但少女的惊呼似乎并不是因为看到匕首在超凡之子的手中碎裂。


 


“……我流血了?”男孩怔在那里,不可置信地松开刀刃,看到手心一道黑色的伤痕,颜色诡异的血液缓缓流淌。陌生的疼痛感开始蔓延。


 


罗宾见状冲上去抓住夏洛特的手腕,力气大到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!”


 


“黑巫术……这把刀上……我从我母亲的书上学来的,不……不应该是这样的……”少女磕磕绊绊地说道。


“他会怎么样?”


 


夏洛特捂着嘴摇摇头,哽咽地说不出话。


 


“没事,只是一道小伤口。你没必要这么对她。”


 


乔捂着手心,血还在汩汩往外流淌,他有些害怕,但他知道“超凡”意味着自己应该英勇无畏,他不能表现出来——特别是在罗宾面前。是心理作用吗,他开始觉得晕眩了……


 


“他到底会怎么样!!”


 


“警察也快来了,罗宾,我们应该把她送回……”


 


随后天旋地转,他听见罗宾的怒吼,少女的哭声,以及小丑的狂笑。最终归于黑暗。


 




 


 


乔在蝙蝠洞醒来,他看见罗宾坐在自己的床边的撑着脸颊打瞌睡。他傻傻地笑起来——这可是罕见的场景。


 


达米安被他的笑声弄醒,啧了一声。


 


“我在这儿多久了?”


“两天。你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
“天呐,妈妈一定会禁足我一个世纪的!”乔从床上倏地坐起,又感到一阵头晕。


 


达米安皱皱眉:“匕首上附一种古老的黑魔法,是我低估她了。但你为什么要空手去接刀刃?”


 


“因为帅气呀,超人不也经常用胸口挡子弹嘛!”


 


达米安看见人一说起父亲就亮起来的蓝眼睛,心里涌出一大堆反驳与教训的话,最后还是叹口气,吐出两个字:“幼稚。”


 


“夏洛特呢?”


 


“她先回纽约了。”达米安停顿了一下,“她让我转告你,她很抱歉。”


 


“唉,其实她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坏。怪你怎么对她那么刻薄。”乔开着玩笑。


 


达米安神情沉重地低下头。乔以为他真的在内疚,慌张地想要解释,对方却先一步开口。


 


“她的母亲和我的很像,都在用谎言蒙骗我们,企图‘帮你行走在命运为你雕琢的道路上’。”达米安看着乔手心已经消失的伤痕,眼神说不上是失落还是难受,“如果是在很久以前,我会杀了她。——而我并不为此骄傲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,D,那些血统……你伤害的人,肯定很难背负着它们生活。”乔拍了拍少年的肩膀,“但作出抉择的是你,不是她,唯一的赢家就是你。所以我们才成为了朋友。”男孩的笑容和他的父亲如出一辙,都那样温暖人心。


 


“……谢谢,J。”


 “你教我用剑吧,这样答谢就好。”


 “想都别想。”


 




 




夏洛特对超级小子受伤的事很内疚。


 


斯塔克没有告诉她为什么关于韦恩之女的新闻全部消失了,她也暂时无心去问。两天里的大多数时间她都呆在自己的房间,看着母亲给她留下的书。书上大部分记录的其实都是用于治疗的白巫术,玛丽·苏在中国学习了这些,随后毅然前往世界上最需要救助的那些地方。




而夏洛特却选择的恰恰相反的道路,企图用那把复仇的匕首夺人性命。在看到男孩失去意识倒下时,少女终于意识到罗宾的话没有说错。


——她还没有准备好承担起这一切。






“但你认识到的太晚了。”


 


美艳而极度危险的异国女子掐着夏洛特的脖子高高举起。她的指甲毫不留情地用力掐进少女细嫩的脖颈,缺氧窒息让她濒临绝望。


 


“原本不想管‘韦恩之女’这样的无稽之谈,但你仍旧值得一死。”


 女人把开始翻白眼的夏洛特扔在地上,从腰间拔出长剑,指向她如同宣判死亡。


 


“那个男人让我的儿子变得懦弱。所以我必须向他亲手示范,如何去处理妄图伤害自己的蝼蚁。”




 


TBC.




--太抱歉了,写不出塔姐万分之一的霸气和美丽,也写不出超凡双子万分之一的好……




--终于还是圆了女主的巫师设定……这文已经不只是为了让蝙蝠家不ooc了。